用户名: 密码: 登录
>>站内搜索: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> 德育经纬 >> 班主任天地

诉苦乐,说花香 你我同行见成长-王晓玲

发布人:曹刚   发布日期:2019-05-08   浏览量:1271

 诉苦乐,说花香   你我同行见成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海市工程技术管理学校  王晓玲  18918751310

家长是家庭教育的主题,良好的家庭教育是学生健康成长的催化剂;建班育人,家班之间的有效沟通,获得家长的助力与支持,会收到意想不到的育人效果。

小涛是个矮矮胖胖的小男生,一双大大的眼睛透着机灵劲儿。开学初小涛的表现没什么异常,唯一不协调的是他脖子上戴了一块玉佩,这和我们学校对于中职生仪容仪表方面的要求不相符。我提醒他,他会摘下来。但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又会再戴回去。几次三番之后,我把他叫到了办公室,再次和他谈了学校的相关规定后,我要求他把玉佩留在办公室,打算等他答应放在家里不戴了再还给他。

     “你等着瞧!”小涛愤愤地摘下玉佩,丢在我的办公桌上,甩下一句话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 当天傍晚,我的电话铃响了。

     “你是小涛的班主任吧?我是小涛的爸爸。”对方的语气很不友好。

“是的,小涛爸爸你好。”我回应道。

    “你是不是收了小涛的玉佩?”小涛的爸爸质问道。

“是的,我跟你解释一下。”我说。

“解释什么?有什么好解释的?你们天天闲事也管得太宽了吧?你凭什么要收我们的玉佩?那玉佩是庙里求来保我儿子平安的,你懂不懂?弄丢了,你赔得起吗?孩子出事了,你担当得起吗?”小涛爸爸没容我解释,怒气冲冲地指责道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会妥善保管小涛的玉佩,我这样做也是希望小涛能遵守学校的纪律。”我解释说。

       “什么破纪律?你们职校抽烟打架的事,你怎么不去管?我忍你好几天了,明天等着你领导找你谈话吧!”说完,小涛爸爸狠狠地挂了电话。

      我放下电话,意识到自己遇上了一个难对付的家长。

      正如小涛爸爸所言,第二天一大早,校长找到了我。了解了情况后,我们共同感受到,是小涛的家长对学校首饰挂件方面的管理不认同。对老师代为保管玉佩这件事情很反感。我们和家长之间急需要沟通。于是我电话联系了小涛爸爸。小涛爸爸仍在生气,不过他答应让小涛妈妈来学校一趟。

       一小时后,小涛妈妈来了。

“不好意思老师,我老公脾气不好,你多担待点。”一见面,小涛妈妈很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 “收玉佩之前没和你们家长沟通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。”我诚恳地对小涛妈妈说。

      “我们这块玉佩当时买的时候,庙里的主持就说了,是保孩子平安的,最好不要离开身体。老师您看看能不能网开一面。”小涛妈妈期许地看着我说。

    “看来家长是不打算在佩戴玉佩上让步了。”我心里暗暗想到,稍作思索,建议说:“为了便于统一管理,我们不能对小涛搞特殊。如果真要带在身上的话,可以放在裤兜里,你看怎样?

     小涛妈妈面露难色地望了望校长。校长点头赞许,说这个方法不错。

    小涛妈妈沉默了。

“不好意思小涛妈妈,我的行为让小涛爸爸生气了,本来想当面向他道歉的。但他没来,你能帮我带个话吗?”我试图用真诚打动家长。

“好的,老师你说。”小涛妈妈看向我。

“我替小涛保管玉佩的做法有些欠妥,还望家长谅解。我们对中职生仪容仪表方面的管理,是和企业对员工的管理对接的。小涛爸爸是开工厂的(之前了解到的),如果他的员工穿戴不规范,也是不允许的吧,所以希望你们能够理解。”我说道。

“理解,理解。之前听社会上的人说职校不好,管理不善。现在来学校看到校园秩序井然有序,学生规规矩矩,彬彬有礼,老师也这么负责任,我就放心了。既然你们是在进行规范化的管理,我一定会配合的。回去了我会对孩子和他爸爸讲。他爸爸昨天说了很多冒犯你的话,真是对不起啊。”小涛妈妈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“没关系,也怪我没和家长及时沟通,以后我们多多交流。”我起身,友好地和小涛妈妈握了握手。

我把玉佩交还给了小涛妈妈。第二天,以至以后,小涛再也没把玉佩戴在脖子上了。之后三年,小涛虽然在学习上并不是出色的,但在发式、校服穿着、行为表现等方面一直很规范,这和家长的共同教育是密不可分的。

经历这次风波,我意识到有些家长对职校是存在偏见的。主动沟通,消除误解,教育之路上赢得家长的支持,会走得更顺畅,下面的事例就说明了这一点。

小宇是个在溺爱中长大的孩子,脾气急躁,受不了委屈。他英语基础差,对待英语学习很是敷衍,因此没少受英语老师批评。一天课堂上,当英语老师再次提到他,说他作业不认真时,他当场大发雷霆,污言秽语顶撞了老师,还拒不道歉。为了化解矛盾,周末我去了小宇家。

小宇和妈妈接待了我。寒暄了几句后,我们说到了小宇。小宇妈妈似乎憋了很久,立刻打开了话匣子:“我们小宇学习是不太好,可孩子大了也是要面子的呀,英语老师每节课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儿点名批评,叫小孩的脸往哪儿搁?

“每节课都批评你了?”我惊讶地问小宇。

“开学到现在至少六七次了,不信你问同学们,他们都可以作证!”小宇铿锵有力,气愤地说。

“都是什么原因批评你呢?”我问道。

“要么单词默得差,要么睡觉,讲话什么的,但是我英语本来就差,学也学不会,再说,犯错的又不止我一个,干嘛老是针对我?”小宇振振有词。

“别的同学都没被批评过?”我问。

“也就一两次,说我最多,我早就烦了,就不能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吗?”小宇依旧很气愤。

“老师批评你也是为你好。”我说道。

“我知道是为小孩好,但老师也要注意方式方法的呀。”小宇妈妈说道。

   很显然小宇妈妈是袒护自己的儿子的。

   我示意小宇回自己房间,然后对他妈妈说:“老师多次批评小宇,说明他确实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,我们都希望小宇好,但如果你和小宇一样怨恨老师,小宇以后可能就更不会好好上英语课了。”     

小宇妈妈沉默了。

  “可能老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多次点过他的名字,但我相信老师也不是有意针对他,如果得知孩子有情绪了,可以私下和我,或和英语老师沟通,这样孩子就不会那么理直气壮地顶撞老师了。顶撞师长是不懂的尊重感恩他人的坏习惯,你也不想孩子养成这样的习惯吧?

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老师。”小宇妈妈笑笑说,“我一听孩子说的话,就头脑发热,没有多想,忽略了他犯的错,经你这么一提醒,我确实做得不对,实不相瞒,他在家有时哪儿不对了,也要顶撞的,真拿他没办法。”

   “那我们就更有必要利用这次机会,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问题,英语老师那边也是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我会和他反馈你们的想法,以期今后在融洽的氛围中学习。”我诚恳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太谢谢老师了,小宇的工作我来做,明天我就让他跟英语老师道歉!”小宇妈妈跟我保证道。

     起身离开时,我回头看了一眼小宇的房间,蓦地发现小宇就站在房门口,我们的谈话他大概听到了一些,我冲他微笑地点了点头,他表情依旧固执冷漠,不过我依稀听见他低声说了句-------老师再见!

   小宇和妈妈果然没让我失望,周一上班后,从英语老师那里得知,小宇周日晚上就发短信给他,向他道歉了,小宇妈妈也打电话,表达了歉意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件事之后,小宇在校的表现有了一些变化,虽然时而有些顽皮,有些厌学,但是再也不随心所欲,为所欲为了,顶撞老师的事情也没再发生过。家长思想观念转变了,我的工作就更好开展了,学生也有了进步和成长,我只想说,有家长的理解和支持,真好!

    尝到了家班沟通、共育的甜头,我对家长产生了更多的“依赖”。这不,高三开始,我们进入了职业精神教育年,这一年,我把家长请进了教室。

“大家好,我是小辉爸爸,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……

“大家好,我是小颖妈妈,我是吉祥馄饨店的一名员工……

每周一,没有特殊情况,我都会邀请一名家长到班级,和同学们聊聊工作上的事情。印象最深刻的,是小东爸爸来校的那一次。

“大家好,我是小东爸爸,我是一名城管……”和许多家长一样,小东爸爸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。

 “提到城管,媒体上的负面报道比较多,大家可能对做我们这个工作的人有些反感吧?”小东爸爸自我解嘲地笑了笑,接着说:“可能很多同学不了解我们的工作。我们是这样一群人,每天奔走于城市的大街小巷,在灰尘和汽车尾气中穿行,围着马路边的每一个电线杆或垃圾筒周围转,看看有没有牛皮癣;每天在马路上东张西望,看看有没有游散摊点、城市道路中的乱搭乱建、乱泼乱倒等影响市容市貌的不良现象等等。
  既然是管理者,当然避免不了得罪一些人,而这些人又恰恰是人们所认为的弱势人群,所以我们管理所要面对的是一个大难题,也因此不被人们所理解。我们的队员常常因为驱赶流散摊点而被摊主殴打至伤住院;常常因为让店主把出店商品移进店内而被店主辱骂;常常因为管理马路乱停乱靠现象而被车主威胁......但是我们却仍然执着地、默默地奉献着。
   很多次,队员遭到辱骂,我们却只能微笑着去解释,去说服。又有很多次,队员被打伤住院,伤还没好全,手臂还緾着绷带,却带着笑去劝导马路上的游散摊点。我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,泪,往肚里流,却把微笑送给别人;苦,往肚里咽,却把快乐送给别人。苦和泪都不算什么,我们就是扛不住人们的不理解和不支持。
  同学们,请理解我们吧,我们也很无奈,我们也很无助,我们也很艰辛……”说到这里,小东爸爸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,同学们眼中也充盈着泪花。不知谁带头鼓起了掌,顿时,掌声如潮,经久不息……

一次次的心灵沟通,一次次心弦的拨动,拉近了亲子间的距离,增加了同学们对社会职业的认知,教会了同学们应该具备的职业精神,提高了他们的职业素养。学生们从家长那里学到的,是终身受益而我又给不了的东西,所以,叫我怎能不感谢这些可爱的家长们呢?

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:“若只有学校而没有家庭,或只有家庭而没有学校,都不能单独地承担起塑造人的细致、复杂的任务。” 15贯通班连续三年被评为校五星级班集体、温暖班集体,2017年被评为区优秀班集体。如果说这几年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,这和家长们的共同教育是分不开的。学生的成长离不开和风、雨露,班级教育似和风,指引孩子们前行的路;家长熏陶便似那雨露,浸润孩子们的心田。在培养和教育孩子的征程中,家班携手共育,善莫大焉!

   

 

 

上海市工程技术管理学校 信息技术与资源管理处
地址:上海市崇明竖新镇竖新北路188号 邮编:202164 电话:021-59484408 021-59484410 传真:021-59484410 沪ICP备15051027号-1 网管:webmaster@shetms.com
Copyright 2015-2020 Shanghai Engineering Technology Management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